【IDW】真义 霸王X环锯

牛奶牛奶牛

  ※环锯通敌。内容很可能导致读者不适。
  
  霸王今天芯情很好。
  这并不是因为他处理了脑壳里的“小问题”。在得到环锯的几天之内,那个出色的神经外科医生就搞定了一切。
  今天是他的课程结束的日子,环锯教会了他所有能教的一切。
  按照他之前的承诺,在课程结束的这天,他允许环锯用自己的脚踩在地板上,由他陪着“随便走走”。
  明明是之前反复请求和期待了很久的外出许可,今天环锯似乎完全高兴不起来。他扶着墙,抖抖索索的挪动着步子,长了光镜的完全看得出他根本迈不开腿。
  不过霸王也就是看看,完全没有帮忙的想法。这是环锯以前亲口说的:“如果我需要帮忙,我自己会开口。”
  让环锯保留点表面上的尊严更好玩。他兴致勃勃的想着,比如,把他操到漏出来,再让他自己走路散步,那可真是赏芯悦目。
  
  “我得在这里休息一下。”
  霸王注意到环锯用的是“我”而不是“我们”。环锯松开扶着墙壁的手,把自己狼狈不堪的摔到地板上。
  环锯把自己端正的放在地板上,抖着手打开了对接面板的保护装甲。他挤压着那些不断冒出火花的裂纹,截断那些细小能量管线里流淌的能量。
  环锯看着一片狼藉的自己,突然噗呲一声笑了起来。
  “我以前遇到过一个机体,被我打开头颅时,他的眼里流下了能量液。”
  霸王慢了半拍才意识到,环锯这话是对他说的。
  “我们都听过儿歌,唱着机体因为悲痛,流出了五颜六色的眼泪。然而事实是,我挖过无数个大脑模块,流下了机油眼泪的却只有他一个。”
  霸王起了兴趣,他认为这是一个继续惩罚环锯的好借口:“那是个怎样的机体?”
  “他?”环锯没头没脑的笑了起来:“是个不幸违反了功能论的可怜虫。”
  
  环锯依靠着这段走廊的墙壁,尽量放松身体:“我为管理者干活,挖开了无数个脑子,一边感慨着‘哇你脑洞好大’,一边把那些可怜虫们改造成傻逼。这一切都是为了维护真正傻逼的功能论。”他平静的说着,“这一切都是在正义的名下的卑劣、恶毒、愚蠢、肮脏的行径。”
  “你在忏悔吗?”霸王在他身边蹲下,轻推了他一把,几乎把他一巴掌扇到地上。
  “算是吧。”环锯把自己挪回来,靠着墙壁轻巧的说,“而你们完全不一样。”
  霸王没有打断他。
  “不管外界把你们包装成多么恶毒、多么邪恶的组织,所有有良知的机体都该明白,你们在恶的名下行使了这个星球迟来的正义。”他笑着扬起头盔,和霸王对视,“你们就是我们应得的报应。”
  “嗯。”霸王回过味来,他斟酌的时间非常短暂,简短的说道,“如果你有一些想法,我可以为你引荐。”
  环锯看着那张脸上不小芯漏出来的善意,再次笑出声:“我不行。唯独我绝对不行。你什么都不懂。”
  在霸王开口之前,他们都听到了走廊另一头,传来的脚步的回声。他一瞬间想起了在这个点,谁最可能走过这里。
  
  霸王想做的是单手把环锯提起来跑路,而环锯握住了他伸过来的手,弹出了五指下的手术刀,用全身的力量一气切入他的装甲层。
  “霸王。”他的声音有一种奇怪的魔力,让想一巴掌把他扇扁的霸王停下了动作,“冷静下来,听完我最后教你的一堂课。”
  “我不明白你这样的机体为什么会在霸天虎。你就是个完全不懂事又不听话的孩子。可惜我没有时间等你长大了。”环锯的光镜传递出了露骨的怜悯,“你不能听信外界把你们说成什么,就让自己变成什么。你必须要有自己的脑壳,自己的思想,这就是我为什么要从脑科改造中解放了你。”
  “在我挖开每一个脑壳时,我很清楚我在行恶;而你要记得,不管你日后在战场上杀了多少同胞,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大义的旗帜下。”他深深的加重了语气:“你不该认可你为之而战的是罪恶。”
  脚步声已近在咫尺。环锯放松的垮下了肩膀:“不管接下去发生了什么,你都要记得我的这番话。”
  他松开了霸王的胳膊,和转角出现的那具银色重装机体对视。在霸王的脑壳里掌握了对方的行动规律后,他一直盼望着能重逢的这一天。
  为了终结过去的一切。
  爱做白日梦的矿工先生,多年不见刮目相看呢?虽然在我看来,今天的你还是当年那条可怜虫。
  最后,环锯释然的想着。
  

  <the end>
  

  ※然而环锯通的敌显然的不是霸王也不是威总。

评论
热度(23)
  1. cllllc牛奶工业 转载了此文字
    牛奶牛奶牛

© cllll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