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整理】部分作品中对神话生物的描写

你是一个懒人:

目录:
钻地魔虫
星之彩
巨噬蠕虫
飞天水螅
诺弗 刻
伊斯之伟大种族
廷达洛斯猎犬
罗伊格尔
空鬼
远古种族
妖鬼
食尸鬼
新伟大种族
古革巨人
冷蛛
米 戈
月兽
蛇人
夏盖虫族
星之精
黑山羊幼仔
恐怖猎手
外神之仆役
克苏鲁的星之眷族
拜亚基
深潜者
炎之精
无形之子
夜魇
人面鼠
潜砂怪
格拉基之仆从
夏塔克鸟
修格斯
丘丘人
塞克洛托尔星怪


描写:
钻地魔虫
“一堆涌动的触肢,长在那个柔软的灰黑色袋状躯体上……除去那堆伸展开来、四下摸索的触肢以外,它没有任何可供识别的明显特征。不,有的——没错,在这东西的前端有一个肿块……那是一个为它的大脑、或是神经中枢、或是别的随便什么支配着这只恐怖、令人作呕的生物的病态器官而准备的容器。”
——布莱恩 拉姆利,《钻地魔怪》


星之彩
“那一道自井中浮现的磷光不禁使人们产生一种异样的感觉,一种厄运降临的感觉。这种感觉已远超他们的意识所能构想的任何景象;那种色彩不再只是闪闪发光,而是自井口喷涌而出。当这股由无法辨认的色彩组成的无形洪流离开井口之时,它就仿佛直接流向了天空。”
——H.P.洛夫克拉夫特,《来自群星的色彩》


巨噬蠕虫
“他脚下的地面被庞大的巨噬蠕虫侵蚀着。正好在他向下张望的时候,有一条蠕虫将身躯抬起了数百英尺之高,向他伸出苍白而粘稠的前端。”
——H.P.洛夫克拉夫特&E 霍夫曼 普莱斯,《用银之钥穿越门扉》
作者:Hyper—Orochi


飞天水螅
“一个恐怖的、像水螅般的远古种族,一群完全怪诞的存在……它们的身躯只有部分是物质的,尽管没有翅膀和翼,但它们却能在空中自由翱翔……有一些描述称它们时隐时现,身体有着可怕的可塑性。而另一些关于奇异的哨音,以及有着五个圆形脚趾的巨大足印的传说,似乎也与它们有关。”
——H.P.洛夫克拉夫特,《超越时间之影》


诺弗 刻
“长着尖角的诺弗 刻,是格陵兰冰原上多毛的神秘生物。它有时用两条腿行走,有时用四条腿漫步,有时则用六条腿飞驰。”
——H.P.洛夫克拉夫特&海泽尔 希尔德,《博物馆里的恐怖》


伊斯之伟大种族
“那是一个巨大的虹色圆锥体,高约十英尺,底部的直径也有十英尺,全身都覆着某种凹凸不平的半弹性鳞片。在圆锥体顶端,有四只可以伸缩的圆柱形器官,看起来是以与圆锥体相同的物质构成的;这些器官有时能收缩到几乎消失的程度,有时则可以伸展到十英尺长。在其中两只的末端,有着巨大的钩爪,就像螃蟹的螯,另一只的末端则有四个喇叭状的红色器官。还有一只,在末端有一个直径约两英尺的不规则球体,球体近乎黄色,正中央有三个巨大的黑色眼睛,排成圆形。……在头顶,还有四根灰白色的细茎,每根茎的顶端都有花一样的器官,头的下部垂着八条细小的、近乎绿色的触须。而在中央那巨大圆锥体的底盘上,则覆着灰白色的胶状物质,它一伸一缩,就可以如软体动物般爬行。”
——H.P.洛夫克拉夫特,《超越时间之影》


廷达洛斯猎犬
“‘它们又瘦又饥渴!’他尖叫着。……‘宇宙中所有的邪恶都集中在它们消瘦饥渴的身体里。话说回来,它们有身体吗——我只看了它们一瞬间;我不能肯定。’”
——F 贝尔克纳普 朗,《廷达洛斯猎犬》


罗伊格尔
“‘来自群星的无形之物’。在这之后,他所说的东西完全不同于我们地球上的任何生物;这些东西的领袖被称为‘加塔诺托亚,黑暗之物’,有些时候,它们会显现出一种形态,就像这石板上所刻的怪物——这是加塔诺托亚的象征。但当它们处于自然的状态时,则只是一种能量的漩涡。”
——科林 威尔逊,《罗伊格尔归来》


空鬼
“在黑暗中拖着脚步向他走来的,是一只巨大而亵渎的怪物。它的形貌,看起来有些像猿猴,又有些像昆虫;它身上的皮肤一堆堆地垂下来,在满布皱纹的头上,有着退化了的眼睛痕迹,那头颅就像喝醉酒一样左右摇晃着。在伸长出来的前肢上,生有大大张开的钩爪。虽然在它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但却能感到残忍而凶恶的气息正从它全身上下散发出来。”
——H.P.洛夫克拉夫特&海泽尔 希尔德,《博物馆里的恐怖》


远古种族
“它们的胴体就像褶皱此起彼伏的桶,从桶身中部,细细的触肢像车轮上的辐条一样水平伸出,在桶顶和桶底长着突出的瘤节状物体,从瘤节上又伸出五条扁平的长臂,长臂在末端变细,如同海星。”
——H.P.洛夫克拉夫特,《魔女屋中之梦》


妖鬼
“这种可憎的生物会在光照下丧命…它用长长的后腿跳跃着前进…那对微黄而充血的眼睛…妖鬼拥有敏锐的嗅觉…足有小马那么大的身躯从暗处跳出,那野兽丑陋、污浊的样子令卡特作呕。在它脸上看不到鼻子、额头等重要的特征,但很奇怪地,长得却和人类酷似…它用好像咳嗽一样的独特喉音说话。”
——H.P.洛夫克拉夫特,《秘境卡达斯梦寻记》


食尸鬼
“这些生物不能称为完整的人类,但很多地方却都与人类相近。它们用两足直立、身体前倾,看起来就像一群狗;那仿佛胶皮一样的皮肤,使人心生厌恶。”
——H.P.洛夫克拉夫特,《皮克曼的模特》


新伟大种族
“在人类的时代过去许久之后,一种顽强的鞘翅类生物将昌盛繁荣。面对着恐怖的灾难,伟大种族有朝一日会把族群中最聪慧的心灵大规模转移到它们身上。”
——H.P.洛夫克拉夫特,《超越时间之影》


古革巨人
“那怪物的脚长达两英尺半,长着可怕的钩爪。然后,又一只脚出现在眼前;接下来,一只覆着黑色软毛的巨大手臂出现了,那手臂在前端分裂成两支,每只手都长得和脚爪酷似。随之现形的,是两只发出粉红色亮光的眼睛,醒来的巨人那像桶那么大的头颅摇摇晃晃地露了出来。两只眼睛在头部的两侧,各自突出达两英寸,被粗毛和骨头保护着。但是,头颅上最令人恐惧的,还是它的巨口:那张嘴不是水平、而是垂直地生长着,生满了巨大的黄牙,从头顶直裂到下方。”
——H.P.洛夫克拉夫特,《秘境卡达斯梦寻记》


冷蛛
“那是远古时代的战争场面,描绘着冷族的亚人类与附近山谷中巨大的紫色蜘蛛战斗的情景。”
——H.P.洛夫克拉夫特,《秘境卡达斯梦寻记》


米 戈
“它们是些粉红色的东西,足有五英尺长。那如甲壳类生物一般的躯体上长着数对巨大的、仿佛是背鳍或膜翼一般的器官,以及数组节肢。而在原本应该是头部的位置上,却长着一颗结构复杂的椭球体,这椭球体上覆盖着大量短小的触须…有时它们会使用所有的节肢爬行,而有时却仅仅使用最后一对足行走。”
——H.P.洛夫克拉夫特,《暗夜呢喃》


月兽
“它们有着灰白色的粘滑巨体,体积能自由地扩张、收缩。它们的形态——虽然经常改变——大致接近于无眼的蟾蜍,在那轮廓模糊的钝吻前端,生有一丛短小的、不断颤动的粉色触手。”
——H.P.洛夫克拉夫特,《秘境卡达斯梦寻记》


蛇人
“它们用还没有进化成哺乳动物的的肢体站立,轻巧而蜿蜒地行走。那色彩斑斓的无毛身躯轻快地曲张着,当它们来回走动的时候,就发出一种响亮而规则的嘶嘶声。”
——C.A.史密斯,《七之诅咒》


夏盖虫族
“尽管它们飞行的速度极快,但我那在恐惧下变得特别敏锐的感官还是捕捉到了不少细节,比我所希望的还要多。那巨大的、没有眼睑的眼球带着憎恨直瞪着我,头部那分节的触须似乎在随着宇宙的旋律而扭动。它们的十条腿都长满了黑亮的触手,折叠在苍白的肚皮上;而那半圆形的坚硬翅膀则覆着三角形的鳞片——但是这些都无法表达那向我冲来的形体所带来的、撕裂灵魂的恐惧。我看见那东西的三张嘴湿乎乎地蠕动着,向我扑了过来。”
——拉姆齐 坎贝尔,《夏盖妖虫》


星之精
“我看见了什么东西的模糊轮廓。那来自群星的、不可见的生物,在吸饱血之后便显现出了形体。它通体全红,还滴着血滴,在深红色的胴体上脉动着无数触手,就像一个不断蠕动、跳动的果冻块一般。在触手尖端,有着吸盘一样的口器,那口器正饥渴地不断开合……这怪物浮肿而令人嫌恶:那一大团东西没有头、没有脸、没有眼睛,只长着永不餍足的嘴,还有和星间怪物的身份相称的利爪。在吸过人类的血液之后,它终于现形了。”
——罗伯特 布洛克,《自群星而来之物》


黑山羊幼仔
“路上有一个黑色的东西。不是树,是一个又大又黑的东西,就那么蹲坐在那儿,好像在等待什么,绳子似的胳膊蠕动着,伸展着……它是我梦见的那个黑色的东西——那个在树林里出现的,黑色的、有好多绳子的、粘粘乎乎的、像树似的东西。它爬了上来,用它的蹄子和嘴和像蛇似的胳膊,在地上蠕动着爬了上来。”
——罗伯特 布洛克,《弃屋中的笔记本》


恐怖猎手
“在天空中飞翔的,是宛如毒蛇般的巨大生物。它有怪异而扭曲的头颅,以及长有巨大钩爪的附肢。它靠着像黑色胶皮一样的、可怕的巨大翅膀,轻易地漂浮在空中。”
——奥古斯特 德雷斯,《暗黑仪式》


外神之仆役
“那是如蟾蜍一般的生物。它正从那不断变化着外形的身体中,不知是用什么方法,像在吹奏乐器一样,发出令人厌恶的乐音。”
——奥古斯特 德雷斯,《暗黑仪式》


克苏鲁的星之眷族
“它们会躺在拉莱耶的石屋中,强大的克苏鲁会用咒语保护它们,直到群星与地球都做好准备;那时,它们将辉耀返生。”
——H.P.洛夫克拉夫特,《克苏鲁的呼唤》


拜亚基
“在那里有节奏地扑打着的,是一群已经驯服并且经过训练的,像杂种似的有翼生物……那即使和乌鸦、鼹鼠、兀鹫、蚂蚁、或者腐烂的人类尸体相比,也都是完全不同的东西——我无法回忆,也绝对不能回忆起来。”
——H.P.洛夫克拉夫特,《魔宴》


深潜者
“我想它们的身体应该呈一种灰暗的绿色,虽然肚皮是白色的。身体的大部分都光亮滑溜,但背上有着带鳞的高脊。那身形有着人形的模糊特征,而头部却是鱼类的,长着从不闭合的,巨大、凸出的眼球。在脖颈的两旁,还有不断颤动的鳃,长长的手脚上都有蹼。它们杂乱无章地跳跃向前,有时只用后腿,有时则四肢着地……它们那嘶哑的、尖锐的喉音……传达了其面部所无法表现的,一切黑暗的感情。”
——H.P.洛夫克拉夫特,《印斯茅斯之影》


炎之精
“出现了无数的小光点……那无数光点是火焰的怪物!它们所到之处,一切都燃烧起来。”
——奥古斯特 德雷斯,《黑暗住民》


无形之子
“当昆扬人带着他们巨大的原子能探照灯深入恩 凯伊的黑暗深渊时,他们看到了活物——这些活物自石槽里流淌而出,膜拜着用玄武岩或缟玛瑙雕刻而成的撒托古亚雕像。但它们并不像撒托古亚那样,生得一副蟾蜍的模样;相反,它们是一团团不定形的粘性软泥,为了各种各样的目的,可以临时变幻出形形**的模样。昆扬人的探索队没有停下来进一步观察,而那些最后活着逃出来的人们则封锁了这条通道。”
——H.P.洛夫克拉夫特&齐里亚 毕夏普,《坟丘》


夜魇
“漆黑、粗野、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物,有着鲸鱼般光滑而油质的表皮,一对讨厌的尖角向内对弯。它的翅膀像蝙蝠,但听不到振翅的声音;它的手爪丑陋,却适合抓住物件。看着那长有倒钩的尾巴像鞭子一样甩来甩去,不知为什么,就是使人心烦意乱。而最恶心的是,它们既不说话也不笑,甚至连微笑都不会,因为它们根本就没有可以微笑的脸,在应该是脸的地方,只有一片有点像脸的空白。它们会做的,就只有抓紧、飞翔、搔痒——这就是夜魇的做法。”
——H.P.洛夫克拉夫特,《秘境卡达斯梦寻记》


人面鼠
“他们谣传说,那细小爪子的骨头所体现出的抓握特征更像是一只微小的猴子而不是老鼠。而那个有着凶猛的黄色长牙的头骨则最为怪异和反常。从某个角度看起来,那就像是对一个人类头骨的微缩、可怕、堕落的拙劣模仿。”
——H.P.洛夫克拉夫特,《魔女屋中之梦》


潜砂怪
“从其中一个洞窟里,钻出了一只潜砂怪。粗糙的皮肤、大眼睛、大耳朵,那张脸看上去就像是只扭曲了的树袋熊,像得可怕。那奇瘦无比的身躯正带着明显的期待,蹒跚地向我走来。”
——H.P.洛夫克拉夫特&奥古斯特 德雷斯,《破风之窗》


格拉基之仆从
“一只手摸索着,想要把它抬起来!……那是一只死人的手——完全没有血气、像骸骨一样的手,还长着令人难以置信的长长指爪。”
——拉姆齐 坎贝尔,《湖中居民》


夏塔克鸟
“它不像地球上任何已知的鸟类或蝙蝠……它们像大象一样大,却有着如马般的头部……夏塔克鸟没有羽毛,取而代之的是滑溜溜的鳞片。”
——H.P.洛夫克拉夫特,《秘境卡达斯梦寻记》


修格斯
“噩梦般的黑亮形体,那无定型的身躯散发出恶臭,向前蠕动着、流淌着……一团无定形的原生质肿泡,闪着隐隐约约的微光。上万只放出绿光的,脓液似的眼睛不断在它的表面形成又分解。那填满整个隧道的躯体向我们直扑下来,把慌乱的企鹅们尽数压碎,在已经由它和同类们‘清理’得不留一粒灰尘、闪着邪异反光的地面上蜿蜒爬过。耳边又响起了那骇人的、嘲讽似的叫声:‘Tekeli-li! Tekeli-li!’”
——H.P.洛夫克拉夫特,《疯狂山脉》


丘丘人
“攻击我们的……是一群小矮人,最高的也不过四英尺,小得异常的眼睛深陷在球形穹顶似的秃头内。他们向队伍扑了过来,我们的人还没来得及拔出武器,他们就用那闪亮的刀剑砍杀着人和动物。”
——奥古斯特 德雷斯&马克 肖勒,《星之眷族的巢穴》


塞克洛托尔星怪
“我差点撞上了一棵闪着金属灰色的大树……至少我是这么想的。大约十六英尺高的树身,有着粗壮的圆柱形树枝,每根柱体又分裂成六片扁圆结构。这也许只是自然形成的,而同样的理由也可以解释树枝的奇特排列——在树干顶端,规则地排成圆形。不过当我附近的树枝突然展开、像要抓住我似地伸过来时,自然的解释可就没用了。从我认为是树干的结构顶端升起了一个没有五官的卵状物体……顶端有个大张着的洞口。”
——拉姆齐 坎贝尔,《夏盖妖虫》
————————————————————————
来源:
《洪荒狂死录》

评论
热度(279)
  1. 不皮就不是七树了你是一个懒人 转载了此文字
    !收藏!
  2. 你是一个懒人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沙之书

© cllll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