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孩子们 第一章

牛奶工业:

“赛罗兄。”


在被要求称呼他为“赛罗”之后,伊贺栗令人已经很长时间不在他的称呼后面加上敬语了。如果加上敬语,就代表要谈很严肃的正事。


赛罗这样想着,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啊,令人,什么事?”


他确实被令人拜托了很重要的事情。


不过,具体内容有些超过他的想象。


“赛罗哟……”令人说起话来依然是那样处处透着卑微,“我是想请问下,那个,听起来很奇怪,说起来也比较不好意思……那个,从今天开始,你可以让我……”


他甚至停下来吸了口气。


“你能不要让我睡着吗?”




《神的孩子们》


第一章


世界不会如我所想




令人目前走投无路了。


他最重要的女儿小茧即将告别幼稚园。作为一个正式员工,要让女儿在并非名校的私立院校就读并不算难事,加上补习班的支出,目前至少能保证体面的生活。


话虽如此,他的妻子每一天都需要踩着点去超时采购半价食材。在草莓和樱桃上市的季节,也只能买最平价的解解馋。小茧每次都吃得很开心。


小茧关于未来的梦想一直都在变来变去。想成为画家,想成为小提琴师,也想成为偶像。考虑到小茧升上小学以后,可能要上个像样点的艺能补习班,不从现在开始精打细算可不行呢。


为了留美奈和小茧,我也要更努力才行。


握紧了拳头的令人,在工作之余接下了西班牙语剧本翻译的兼职工作。工作量很大,提供的报酬非常诱人,而且还签订了合同。


一定要按时交稿啊,不然按照合同可是会产生违约金的。对方非常严肃的提醒。


啊啊,放心吧,绝对没问题的。


这样说着,已经开始想象这笔稿费要怎么使用的令人——


随后就遇到了公司接连不断的外派出差任务。真是糟透了,光是搭乘电车在各个城市跑来跑去,就消耗了全部的体力。任务完成后已经是半夜了,没有电车回不去了,在最便宜的网咖打开电脑,好不容易挣扎着打开原始文档……


伊贺栗令人一个字都没能看进去,立刻就趴在键盘上睡着了。


现在,已经快到交稿的死线了。对方定期的通讯邮件一次次和他确认进度。他每次都回复很顺利,按照计划完成了……啊啊啊啊啊啊


已经不行了。已经没办法了。


所以只能来拜托赛罗了。虽然知道他不喜欢被当成万能的神明,还是只能拜托他了。这个和自己暂时使用同一个身体的神明大人。


赛罗最初比起说是拒绝,不如说是在为令人担心。我确实可以把你的身体维持在不睡觉也能精神百倍的状态,但是这么一来肌肉和神经的疲惫会根据真实消耗加剧,你以后会变得更虚弱。你会生病的。


不要紧。这点事情的话,很久以前就觉悟了。令人不自觉的浮上一丝苦笑。


不明原因的耳鸣用牛奶和安眠药解决。手肘的疼痛就用冷敷和止痛贴解决。腰椎的疼痛就用止痛药和膏药贴解决。感冒发热就喝下大量的水。


为了能让家人维持现在的生活,不强撑着继续工作可不行。


拜托你了,这是为了让大家变幸福所需要的重要的工作。等拿到稿费,这次就买美国进口的高级樱桃吧。你也说喜欢那个味道吧?我们买上很多很多,大家一起吃樱桃吃到饱吧。




从这天开始,哄了留美奈先去休息的令人,总是神采奕奕的迎来第二天的黎明。


赛罗以自身的能量保持令人一直处于精神饱满状态,终于勉强的在最后死线之间完成了工作。




“人类的世界,有钱就会变得很幸福吗?”


赛罗这样问的时候,令人正把与光之美少女联动的蛋糕订购券郑重的叠好放进钱包里。


那种蛋糕量又小,价格又超过同类产品很多倍,口味也很一般。如果是这种程度的西点,留美奈可以自己在家里做出来。


但是,因为是在最喜欢的动画片里推荐的产品,对小茧来说意义自然非比寻常。他想要让女儿变得幸福。何况,现在装满了稿费的荷包可是鼓鼓囊囊的。


“有钱不一定能幸福。”令人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女儿的笑脸,“不过,幸福的人有钱,肯定会更幸福。”


“你拼死赚钱的时候我可感觉不到这样做能幸福。”


令人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我也很希望自己有很体面又很轻松的工作,还能有很多陪着家人一起的时间。”他把目光投向了远离世间的天空,“也想和她们一起吃晚饭,而不是吃留美奈特意在半夜里起来做的炒面。也想每天回家都能看到小茧的笑脸,而不是睡着的脸脸。”


“……世界不会如我所想。不过,只是为了保护现在的幸福,我什么都会做。”


“嗯嗯,气势不错!”


赛罗大概,其实是理解不了吧,关于为什么人不能足够幸福。这么一想,令人不由的开始苦笑。




那天晚上,赛罗恶作剧一般反复询问令人“做好觉悟了吗?”据说准备把这么多天没睡的疲惫一口气还给他。


令人亲了亲留美奈的额头,钻进了被窝。和他道了晚安,妻子也躺下了。


他已经很长时间没和妻子温存了。倒也不是顾忌赛罗,在赛罗寄宿进他的身体之前就是如此。他那由加班组成的工作把他折磨得太厉害,让他晚上打呼时就好像打雷,间杂着令人不安的呼吸声。留美奈买来了耳塞和眼罩,一句都不曾抱怨过。


这个周末,小茧很期待的蛋糕就会送来了。逛街时要给留美奈也买一份礼物。对了,就买那套留美奈每次都会在橱窗前停下来的洋装吧。


他对意识中的赛罗说:“可以了。”


然后,黑暗吞没了他。




在令人的意识进入深度睡眠后,赛罗开始检查这具暂时有一半以上归他所用的身体。至少预留能战斗一次以上的能量就行了,其他的用来帮助令人保持健康。


“假设你进入了人类的身体,绝对不要为了使伤口愈合就贸然的使用能量去促进新陈代谢。”他的叔辈之一,杰克告诫过他,“细胞的新陈代谢到达极限就会死亡。人会死的。”


据说这位叔辈曾经因此无法与寄生的人体分离,一旦分离也只会留下一具尸体。在任务结束归还时,作为人类的“他”的失踪让一个孩子成为了孤儿。


现在的地球上从不存在这个孤儿的子孙,也不存在一个失踪的防卫队员和赛车手,更没听说过什么五大誓言。




赛罗开始回忆艾斯曾经教过他的办法。


“为人类修复身体时,直接以你的能量制作一个健康的细胞,代替坏死的组织。”


这位叔辈非常擅长操作能量,随后说了很多构建组织的细节。至于赛罗当时觉得太麻烦了,没怎么好好记下来。


据说这位叔辈曾经把生命分给两个人,随后等待其中一人无数岁月。


现在的地球上从不存在一个无偿给孤儿院送面包的面包房,也不存在一个为了协助避难而牺牲的送货员。


月球上从没有过人。




对不起。


是因为我太弱了。


是我的错。


对不起。




伊贺栗令人做了噩梦。


他梦到了和妻子一起逛商业街,遇到了种种糟心的事。


出门时突然下雨,没带伞。


走在大街上踩到了香蕉皮、番薯皮、腐烂树莓和肥皂的组合攻击。


兴致勃勃买来的可丽饼被一只海鸥拉了比冰淇淋还大的便便。


好不容易来到洋装店门前,留美奈喜欢的洋装却没有了。被所有的顾客和营业员一起嘲笑。


不知道谁往他脸上丢了生鸡蛋。


如果这样就能偿还所谓的“不睡觉导致过度疲劳”,倒是轻松的惩罚呢。


这样想着,令人听到了服装店巨大的镜子里,传来了某人道歉的声音。


那偌大的镜子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这个人要说多少遍对不起呢。要说多少次才会被原谅呢。


他不知为什么想留在这里,多陪陪这面镜子。


另一个生鸡蛋砸在他的后脑勺上。




<tbc>

评论
热度(63)
  1. cllllc牛奶工业 转载了此文字

© cllll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