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了希特勒

牛奶工业:

时间点设置为TV17话之后。根据期刊情报出现了贝爷视捷德为子,并要求朝仓陆以贝利亚之子身份生活的桥段。


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如风基友提供本文“制作者备注”。




——————————




“呐,蕾姆。如果有机会,我应该杀了希特勒吗?”


“必要情报不足。无法解析此问题。”


“啊哈哈哈。”朝仓陆干巴巴的笑了起来,“也是呢。”


偌大的基地里目前只有他一个人,被称为“蕾姆”的超级电脑正通过金黄色的感知设备观察着他。在他的请求之下,来叶和佩盖暂时离开了。


因为SHF的特价活动,他从自己存起来用来买SHF假面骑士build小人的资金里拿出了一部分,用来支付他们前往快餐店吃炸鸡和消磨时间的活动经费。


朝仓陆深深吸了口气。对于这个不知道怎么开口的问题,他选择了先说出自己的顾虑和疑问。


“这个,我也试着找赛罗商量,然后发现……他好像不在意杀掉具备高等智慧的,额,宇宙人?”


“为了保护低等文明不受侵犯,杀害具备主观侵略目标的宇宙人,或以本能驱动的怪兽,其行为符合光之国统治阶级价值观。”蕾姆没有音调起伏的声音平淡的叙述事实,“以地球通用语,称之为‘符合利益’。”


小陆直白的说出了自己的感想:“这个说法听起来太讨厌了。”


“价值观将因对象所处利益立场的不同而转变。在地球人类中,价值观取向不同而造成善恶观念不同的现象大量发生并被记录。”


“……嗯。”


“宇宙怪兽的摄食及领地活动仅符合其生物本能,以人类利益受损判断其为邪恶,符合人类利益。”蕾姆停了一会儿,补充道,“制作者在此备注:‘怪兽本无色,谁染其色?’”


……是指某K,还是指……贝利亚?小陆产生了一种感觉:蕾姆是为了让他放松才这样说话的。他不自觉的垮下肩膀:“蕾姆,能不能用更加简单一点的办法解释?”


“光之国通过为低端文明提供庇护,为了诱导该文明服务于光之国,以自身价值观宣称巨大野生动物为‘怪兽’,冠之以邪恶之名,通过维护人类统治阶级利益及展现自身武力,使之在发展成熟之前与光之国结成联盟关系,这一行为是为了自身未来长远的利益。”


小陆想都不想就指责了这个说法的不公:“这样说有失偏驳吧?他们……是自我牺牲之人。”


“敬告,照相也要选取镜头,不含任何立场的客观记录并不存在。我的记录符合制作者利益。”


他皱着鼻子砸了咂嘴:“也是哦。”


他没想到是蕾姆先反问他了。


“现在,‘我应该杀了希特勒吗’这一问题依然意味不明。”


“……啊,我啊。”朝仓陆挣扎着吐出问题,“我用这双手,把贝利亚……这个罪大恶极的宇宙人杀死,这样做可以吗?”他强迫自己忘掉贝利亚那亲热的一声“儿子”,“我……在想自己是不是,正在谋划杀人。”


“通过语调及问题采样,分析结果为,朝仓陆为杀害高等智慧生物行为产生罪恶感,符合地球人类常见价值观取向。”


“……所以我们还是来假设下,假如那一天我在啤酒馆里,我是不是应该杀掉上台之前的希特勒吧。”朝仓陆脱力的说道。




“此行为符合朝仓陆所受教育、生活、职业背景。分析无异常。”


朝仓陆就像被石头打中的小狗一样惨叫起来:“好好听我说呀!”


“敬告,所处环境决定价值取向现象,于高等文明中绝对值普遍。”蕾姆略一停顿,“下面列举其他文明在同等条件假设下,以统治阶级利益为主导的价值观体现:”


“数据删除星云数据删除王国,统治阶级以神格化身份采取数据删除统治。本国一切能量的使用、分配、伦理、军事行动均以‘奉女王之命’为唯一前提,长期利诱地球儿童加入本国阵营为其服务。假设演算结果,以女王命令为最优先。”


“数据删除星云数据删除共和国,其国民为无感情高等生物,现阶段战略性目标为逆熵数据删除。以数据删除手段利诱地球第二青春期少女数据删除,数据删除和数据删除。假设演算结果,个体名朝仓陆将因患精神疾病受到数据删除。”


“数据删除星云数据删除王国,统治阶级数据删除,以个人所在利益团体为最优先,有分裂数据删除。假设演算结果,在满足自身利益前提下,将为其利益团体所服务。”


“蕾姆。”朝仓陆温和的说,“你的意思就是,我这样想很正常对吧。”


“正确。”蕾姆继续了叙述,“以第三帝国统治者希特勒为样品,分析结果为,朝仓陆杀害希特勒的行为无法阻止德意志法西斯化。”


“……哎?”


“法西斯化是数据删除为了解决……”


“你这样说我听不懂。”是我不想听懂。因为打断了蕾姆,小陆有些隐约的不安,“反正就是,我杀了希特勒也没意义?”


“敬告,我的主人朝仓陆预谋杀害其父贝利亚的行为,同样无法阻止目前本宇宙发生的侵略扩张现象。”




“以抹杀银河帝国皇帝贝利亚为前提进行数据推演,其势力被其部下继承概率为无查阅权限,其势力瓦解后被亚波人、马格马星人或数据删除瓜分概率为无查阅权限,具体分配为无查阅权限,另有无查阅权限概率发生数据删除。”


小陆不由自主的问:“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一切的办法吗?”


“敬告,根据本次对话中,我的主人朝仓陆所产生的反应,将先征求朝仓陆的意见,是否希望听取回答。”


“如果还是你那种带有立场的话,我一个字都不想听。”


“那么,制作者为这个问题留下了备注:‘有一个在全宇宙飘荡的幽灵,一个存在于所有世界的幽灵,找到它,然后再思考你需要的答案吧’。”


朝仓陆漫长的停顿下来。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吐了出来。


“呐,蕾姆,假设你是我。杀死贝利亚,会让你有罪恶感吗。”


“推演结束。肯定。”


“那么,不杀他,坐视他会带来的一切,会让你心安理得吗。”


“推演结束。否定。”


小陆笑了。


“那,你会选择杀死希特勒吗?”


“我的答案。”蕾姆平淡的机械音不知何时,有了一丝俏皮的上扬,“和我的主人相一致。”




那是1923年的德国慕尼黑,一个正在举行宴会的啤酒馆。


某人的讲话被打断了。有二十多个武装人员冲了进来。


混乱之中,一个人在坐在角落的朝仓陆面前放下一把枪。他依然是与幕后黑手相称的一脸戏谑笑容。


另一个人在他面前放下了一个弹夹。作为战友和前辈,他的表情十分复杂,掺着痛苦。


他的身边,某人喊叫着跳上一把椅子,朝天花板开了一枪。


没有一丝犹豫。朝仓陆举起装好的手枪,对着那个人的脑袋扣下扳机。




<end>


<and then>




很久之后。


“蕾姆,告诉我答案吧。”




<the end>

评论
热度(29)
  1. cllllc牛奶工业 转载了此文字

© cllll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