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某人的一点聊天整理备份

混沌工坊:

       资本主义的特点是扩张性,只要在资本主义到达的地方,就会有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


       殖民地、半殖民地的特征是没有一个独立的资本主义体系,而是附庸于某一个核心的资本主义国家,即列宁所定义的宗主国。


       在自由资本主义时代,这个宗主国可以是任何一个资本主义较为发达的国家;在帝国主义时代,宗主国一般(目前也只是)帝国主义国家。


       宗主国控制殖民地、半殖民地,是为了通过不等价交换的方式,从那里获取原料和市场,最终实现超额利润 。而宗主国要在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发展资本主义,就必须破除这些地区原有的封建甚至是原始的生产关系, 扶植自己的代理人——买办资产阶级。于是这些地区便发展出资本主义,进而逐渐形成殖民地和半殖民地本土的民族资产阶级(民族资本这个概念一般只限于殖民地和半殖民地,而不适用于一般资本主义国家即附属国)。


       民族资产阶级形成后,便要求进一步发展比较公平(不是也无法完全公平)的贸易,甚至与宗主国展开产业竞争。 这个阶级不限于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原住民, 殖民者土著化后也会成为这个阶级的一员。 在自由资本主义时代,由于资本主义的扩张方式以商品输出为主,因此这一时期的殖民地半殖民地民族资产阶级可以形成比较强大甚至可与宗主国竞争的力量。美国、加拿大、澳洲、南非便沿着这条道路相继独立了。


       宗主国为了不让殖民地、半殖民地脱离自己的控制,为了继续获取超额利润,就一定要压制殖民地、半殖民地的资本主义发展程度,就一定要保留该国的封建生产关系。否则,殖民地、半殖民地就必然走向独立,降低宗主国垄断资本的利润率。不管是自由资本主义时代还是帝国主义时代,宗主国就一定要与这些地区的封建主(甚至奴隶主)和买办资产阶级勾结起来,反对和镇压包括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半无产和无产阶级。三座大山的任何一座都是与其他两座紧密相连的,而民族资产阶级自身又与这三座大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相当一部分民族资本家自身便出身其中)。


       进入帝国主义时代之后,资本主义的扩张方式变为资本输出,各殖民地半殖民地的经济命脉被宗主国的资本直接渗透和掌握,民族资产阶级要领导国家取得真正意义上的独立便成为了不可能的事。在这一时代到来之前,也就是自由资本主义的最后时期,美国通过南北战争消灭了南方的封建生产关系,德国和意大利完成了统一、日本也摆脱了半殖民地纷纷成为相对独立的资本主义国家(尽管后三者的封建残余浓厚), 进而能够成为帝国主义列强的一员(没有南北战争,在帝国主义时代到来后,美国也无非沦为和拉美一样的位置)。


       进入帝国主义时代,资本集中和独立程度较高、体量较大的列强成为了帝国主义国家,而其他已经消灭了封建生产关系的一般资本主义国家则成为了附属国或逐渐跌落进附属国行列的次等列强, 如西班牙、葡萄牙、荷兰、比利时诸国。


       只有极其特殊的情况下,根据目前的历史来说,一般是无产阶级革命运动高涨可能要颠覆殖民地半殖民地的三座大山、对帝国主义统治秩序造成重大威胁时,宗主国才会允许这些地区的民族资产阶级完成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消灭或基本清除其封建生产关系,从半殖民地上升为附属国。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特点是农业国,在国际分工中主要提供农产品、劳动力和部分工业制成品; 附属国,也就是一般资本主义国家,是工业国(包括农业机械化),在国际分工中主要提供工业制成品、代工和其他一些宗主国不便在本国开展的业务(洗钱)。  而帝国主义的特点不仅是力图兼并农业国,而且要吞并工业国。


       封建生产关系的特点是封建领土之间互相割裂、封建主之间彼此相对独立,封建主义的这一特点使封建国家易发生割据势力壮大和频繁的领主之间的战争。


       资产阶级革命有三大诉求:1、政治民主革命,2、经济自由革命,3、国内市场统一。


       1,是推翻封建主专制统治秩序,确立能够保障资产阶级自由竞争的政治体制;2,是消除封建人身控制关系,将劳动力从被束缚的状态中解脱出来;3,是消除封建壁垒,破除封建领土的相对独立带来的国内市场不统一、税率壁垒、实现资本和劳动力的自由流动。


       而实现这三大诉求的核心就是土地改革,或者说土地革命。推翻并剥夺封建王权、封建生产关系、封建割据存在的经济基础。


       就革命可能发生的危险系数而言,殖民地和半殖民地更高。因为在资本主义时代, 殖民地半殖民地的封建状态同样是无产阶级通过红色武装割据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条件(详情参见毛的《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为了对抗世界革命形势的高涨,帝国主义国家,主要是美国,不得不允许部分处于反赤前线的国家进行土改,从半殖民地上升为附属国。即亚洲四小龙里的新加坡、台湾和南朝鲜。 但仅仅是为了对抗红色革命,也不是足以让宗主国点头的必要条件,菲律宾的地主还乡团便是在美军枪口护送下回到了吕宋群岛。


       这三地能够实现这一上升,还具备的特殊条件是:1,  三地的前宗主国因衰落或战败而撤退后,接掌的宗主国资产阶级与本地封建主关系并不密切(新加坡是英国殖民地、台湾和南朝鲜是日本殖民地),因此美国允许其进行土改。2,在独立之初接管这三地的统治集团大都来自非本土,李光耀集团、李承晚集团、国民党集团,前两者长期在海外生活,后者从大陆败退,同样与本地封建主联系并不密切。而他们为了巩固自身的统治,削弱本地的封建主力量,也有主观意愿进行土改(国民党在大陆自身就是大地主大买办代表,四大家族和作为国民党最主要支撑的江浙财阀都是英美直接关联的势力范围,因此在大陆时期国民党还是宗主国主观上也不会进行土改)。3, 台湾和南朝鲜作为日本的前直属殖民地,在日本败退之后,美国及两地内部都存在对亲日派势力进行清算的需要。4,三地的封建主势力在二战之后相对都较为薄弱,统治集团有进行土改的执行力。


       新加坡由于体量较小,由于长期作为英国重要战略支点的历史原因导致封建残余本就较小。


       台湾本土的封建地主则无法与从大陆败退的国民党集团相抗衡(即便如此国民党在台湾的土改也是很不彻底的,被改的大多为中小地主,大地主如台北辜家、桃园吴家等依旧显赫。封建生产关系和意识形态的残留亦是台湾黑帮和台式血汗工厂、企业文化产生的重要来源,南朝鲜亦同)。


       南朝鲜地处反赤最前线,保留封建生产关系的情况下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与已经实现土地改革、彻底清算了封建主义的北朝鲜相对抗。即便如此,如果朝鲜战争中国不出兵,任由南朝鲜统一北方,那么逃到南方的大量封建主返乡之后,南朝鲜同样会在全境复辟封建生产关系,因为此时土改已是无必要的了。而南朝鲜劳动游击队又打死了大量的南方地主(尽管前者被屠杀的更多),因此李承晚集团遭受的压力较小。


       于是便有了上述三地在法西斯“威权”体制下产生的经济“奇迹”。


       但如同一切反动政权同样, 与台湾的“奇迹”相伴的,是世界上实行最久的戒严,雷震案、江南案、美丽岛事件…与南朝鲜的“奇迹”相伴的,是四月革命、光州事件… 与 新加坡的 “奇迹”相伴的,是冷藏行动、宪制斗争…(二战后的东南亚除越南和老挝、柬埔寨外,几乎可视为国民党的翻版,缅甸、印尼和泰国军部法西斯,大马和李家坡政党法西斯)。“奇迹”的背后,是被压迫者付出的无数血和泪。


       然而对绝大多数国家而言, 国内外均处在反赤前线、宗主国点头、统治集团有主观意愿与执行力, 等这诸多特殊条件聚齐基本不可能。所以战后的民族独立浪潮中取得政治名义上独立的国家,最终基本都沦为了半殖民地。


       但是,一旦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上升为附属国,一方面依然附属于宗主国为中心的资本主义体系,继续为宗主国垄断资本创造超额利润,一方面却拥有一定的独立性。 相对于殖民地、半殖民地,一定是要跟宗主国资本争夺市场、争夺原材料产地的,进而降低宗主国垄断资本的超额利润。 所以一旦不存在这些条件,特别是最重要的——对抗无产阶级革命的需要。 宗主国必然要对其进行打压。


       拉丁美洲如墨西哥等国,以及秘鲁、阿根廷、巴西之流,曾在二十世纪前半页上升为了附属国,实现了工业化的长足发展,然而在二次大战之后,这些国家纷纷重新沦为半殖民地。封建势力又以新的形式发展起来,通过新的方式来构建封建生产关系。新的方式,则不仅限于压迫农民,而是在城市构筑三不管地带,压迫城市贫民无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 比如黑帮。新的压迫农民的方式则多以高利贷实现,与农民签订所谓“劳动合同”,形成事实上的人身控制,迫使其提供劳徭役。


       封建生产关系的实质是封建主及其领土彼此相对独立、内部对劳动者实行人身控制、让劳动者无偿或准无偿提供诸多劳役,由封建主构筑血缘家族关系进行统治。黑帮正是封建生产关系在帝国主义时代城市中的表现。不仅是半殖民地与附属国,但凡封建主义残余浓厚的帝国主义列强,黑帮势力在一段历史时期里也不容小觑,如意大利和日本。


       镇压拉美的民族资产阶级追求民族独立也是美国冷战时期的一贯作法,数不清的政变或直接武装干涉,扶植军部买办势力上台,为新自由主义添砖加瓦,然而最终然并卵,无法实现从双半社会上升为一般资本主义国家,遇到经济危机便被纷纷打回了原型——即所谓“中等收入陷阱”。这也是上世纪末拉美左翼崛起的原因,其实质就是民族资产阶级领导的民族民主运动。代表人物如查韦斯集团,委内瑞拉是个最好的例子,打击了美国的在委势力,经历了一段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时期,但最终却沦为中俄的买办代理,到今天再次沦落到 接近甚至部分还差于国民党集团在大陆的末期的民国经济状态。有些“左派”在上台前便成为了新的买办集团, 如巴西劳工党,靠着反新自由主义上台,却不仅保证还钱,并签下比前任更庞大的贷款协议。


       因此,民族资产阶级在帝国主义时代已经不可能领导本国真正完成资产阶级革命、实现民族独立这一历史任务。要取得民族民主革命,也就是资产阶级革命的真正胜利,就只能由无产阶级来领导,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或称之为人民民主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与旧民主主义革命的诉求是相同的,最重要的区别,也就是新,在于领导阶级。只有无产阶级,才能彻底反对三座大山。


       因为是由无产阶级发起、由无产阶级政党所领导的革命,所以其导向是社会主义。但这个导向不代表就一定会继续社会主义革命, 新民主主义革命完成、社会主义革命开始前的这种状态,称之为新民主主义或人民民主政权。 二战后除苏联外,所有东方阵营国家均为这种状态。而如果不继续社会主义革命,如南斯拉夫,富农和民族资产阶级在革命队伍里的代理人夺权成功、清洗了无产阶级革命派(“斯大林分子”),走上了附属国的道路,同时出卖了希腊革命者,成为希腊革命失败的原因之一(因此斯大林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对中共和毛抱有一定的警惕,但朝鲜战争证明了中国的选择之后,斯大林在毛访苏期间向后者公开认错)。


       对于双半社会来说,要镇压民族资产阶级和其他被压迫阶级,就需要较为现代化的军队。所以这些国家的军部往往是买办化程度最高的,经常由军部代理人直接掌权。远如北洋和国民党时期的中国,近如战后的拉美、泰国和埃及等,相当一部分军部掌权持续至今。


       叙利亚复兴党政权亦是个双半社会民族资产阶级无法领导民族民主革命胜利的例子, 复兴党的民族资产阶级左派贾迪德政权最终因触动三座大山而被军部代表老阿萨德所推翻,贾迪德本人在狱中被关押至死(包括萨达姆时期的伊拉克在内,诸多伊斯兰国家荣誉杀人无罪,叙利亚荣誉杀人则要判七年,正是贾迪德时期修改的法律), 即便如此贾迪德在今天包括中国的部分宣传中也成了“极左”的代表,未尝不是一种讽刺。叙利亚今天的一切问题,可以说无一不是阿萨德政权造就的。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内因起决定作用,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这是唯物辩证法的基本观点。


       伊朗伊斯兰革命最终也是教权封建主顽固派窃取了果实,残酷镇压了民族资产阶级左派和无产阶级, 然后封建顽固派集团自己在发展中又分化出了新的洋务派(如现任总统鲁哈尼和议长拉夫桑贾尼)甚至买办集团,重复着大清末年的历史。


       一切世界史都是当代史。

评论
热度(19)
  1. cllllc混沌工坊 转载了此文字
  2. 牛奶工业混沌工坊 转载了此文字

© cllllc | Powered by LOFTER